我一向坚定地认为,如果中国要评选国鸟的话,丹顶鹤是当仁不让的。这并不是出于一个鹤类研究工作者的偏心,而是发自肺腑的一种深沉的情感。在许多个晨昏,我曾伏在深深的芦苇丛里,目睹过丹顶鹤起舞的翩翩仙姿,聆听过它们清亮高亢的鸣声。仅仅是这种鸟的外在之美,就已经折服了我,更不用说在它身上凝聚了那么多中华文化的象征因子。千百年来,丹顶鹤的形象都是“吉祥、长寿、幸福、安康、忠贞”的代名词。

不过,我首先要做的,并不是列举丹顶鹤在文化上堪为国鸟的种种证据,而是从保护中国整个生态环境的角度,来考察它的重要意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