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9国道 没有哪条路 能串起这么多湖的故事

如果想尽览我国西部湖泊风光,走219国道是为首选。在阿尔泰山与林芝,你可以欣赏到雪山群峰间的冰蚀湖“小湖地带”,湖泊像一块块被托举到天空中的翡翠;在日土县,跨界湖泊班公错从219国道旁开始,一直向西跨越中印边界,狭长的河道型湖泊由于湖水交流不畅,形成了一半是淡水、一半是咸水的奇景;在冈仁波齐神山前,圣湖玛旁雍错与鬼湖拉昂错相伴而生;还有那一条条冰川前缘的一个个湖泊,呈现出绝美的松石绿色…… 

 

冰碛湖——为冰川末端点上一抹松石绿
沿着219国道嘎定线(日喀则定日县到康马县嘎拉乡)经过定结县琼孜乡羌姆村及村旁流过的给曲,便进入了曲登尼玛雪山的山麓。曲登尼玛雪山部分位于中印边界上,东西走向,在这片雪山背后,就是中国、印度、尼泊尔三国的界山琼桑峰,以及印、尼边界上的干城章嘉峰。曲登尼玛雪山的相对落差不算高,但它值得前往,从国道下来不到20公里的距离,就能接近曲登尼玛冰川的末端,近距离接触到冰舌前松石绿色的冰碛湖。冰碛湖是由冰碛垄阻塞冰川谷形成的积水洼地,在曲登尼玛雪山的东段,几乎每条冰川下都悬挂着这样一汪碧水,从东到西,大约有8个这样的冰碛湖。图中为曲登尼玛东段——寇拉岗雪山下的东、西圣湖。 

我比较喜欢湖泊,尤其喜欢干旱区半干旱区的湖泊

在自然界的各种景观中,我比较喜欢湖泊,尤其喜欢干旱区半干旱区的湖泊,比如内蒙古、新疆、青海、的湖泊。说来原因很多,我仅列举一个,在这些地方我能拍到好的图片,但在其他景观面前,我却没这个把握。

 

这次我走219国道,一想到要与那些美丽的湖相遇,心里就涌起了阵阵喜悦。想想那些湖,有的是盐湖,湖边洁白的盐结晶而出,“开”出了盐花;一些湖曾经很大很大,如今湖水消退,湖边留下了一圈圈的湖岸线;湖水的退缩留下广阔的湖滨平原,平原上绿草茵茵,有藏野驴、藏羚羊在湖边漫步;湖中往往有小岛,吸引着迁徙的候鸟……一想到那些地方湖水的颜色,我就更想见到它们了——那些湖水的颜色是我见到的最美的颜色。